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公司档案 > 部分年轻人把宠物当情感寄托:我的孩子是只宠物

部分年轻人把宠物当情感寄托:我的孩子是只宠物

作者:蚂动助孕公司时间:2019-08-18 09:06:22热度:45851
“我的孩子是只宠物”把一只猫从法国带回中国大致需要几步?“6步或者更多”,王露(化名)说。2017年底,结束了在法国的学业,王露踏上了回国的航班,同行的还有她的

  “我的孩子是只宠物”

  把一只猫从法国带回中国大致需要几步?“6步或者更多”,王露(化名)说。2017年底,结束了在法国的学业,王露踏上了回国的航班,同行的还有她的“孩子”秀秀——一只陪伴了她3年的中华田园猫。

  运输动物过境手续复杂,预定机票、买宠物航空箱、体检、办理免疫证等各种材料……为了带秀秀回家,王露准备了两个多月。那段时间,她几乎每天都在留学生论坛上反复翻看经验帖:什么时间去办文件,每个流程要花多少钱,出现意外怎么应付……这中间的每一步,她都熟稔于心,就像准备第一次出国留学时的手续一样。

  好不容易回了国,按照程序,秀秀又在上海进行了7天的隔离,“那几天特别不习惯,每时每刻我都在想它。”隔离期一结束,王露就激动地为它拍了一张照片发到朋友圈,并配上文字“旅途辛苦啦”。

  这些年,王露早已把秀秀当作自己的孩子,寂寞孤独的时候,是秀秀在支撑着她,她说,如果没有秀秀的陪伴,自己的生活一定会是另一番模样,“我可以没有男朋友,但我不能没有秀秀。”

  这是现在一些年轻人的养宠常态。一家机构于7月发布的《2019宠物消费生态大数据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8年,中国养宠家庭数量为9978万户,过去5年里增长了43.9%。这其中大部分是年轻人,他们将宠物当成了自己的孩子、恋人……对他们来说,宠物已不仅是宠物。

  “无法改变猫,只能是我自己努力了”

  遇上“波妞”之前,侯晴(化名)没想过要养宠物,在重庆这么多年,她早已习惯了独居的生活。

  当时,侯晴在影视公司工作,因为“需要拍摄一组狗狗的镜头”,她替剧组买了一只两个月大的萨摩耶,“起初也没有多想,就只是单纯的工作伙伴关系”。拍摄期间,一直都是由侯晴负责照顾小狗,“它很可爱,对我特别亲昵,每次喂东西的时候都会蹭我。”一来二去,一人一狗产生了感情。

  拍摄结束后,剧组要把小狗送走,侯晴第一个舍不得。“那段时间,我感觉波妞一直望着我”,她说,送走就意味着小狗要经历二次转卖,对狗来说,这是件很残忍的事情。那几天,每次看波妞,侯晴都觉得它在向自己诉说着什么。“拍摄后期,它的戏份越来越少,我觉得它一定是预感到了什么,才一直看着我,它也一定舍不得离开我”,再三考虑,侯晴决定以个人名义收养它。

  侯晴爱看宫崎骏的动画《悬崖上的金鱼公主》,特别喜欢动画里的主人公“波妞”——一只小人鱼。在动画里,波妞遇到了人类男孩宗介才得以从玻璃瓶中脱身;而在现实里,波妞也是遇到了侯晴,才有了完全不一样的生活。

  从收养波妞的那一刻起,侯晴就下定决心,“要科学养狗”,每个月要买狗粮、带狗去洗澡、定时为它驱虫、偶尔还要买玩具……同时,每天坚持为它梳毛,一并还要“仔细得看看它有没有生病,防止它得皮肤病”,下班后带它出去溜一圈,回来后还要给它擦脚……

  波妞的出现,让侯晴觉得,自己的独居生活真的结束了,“就像每天都有一个人陪着我一样”。白天上班,波妞就在家等着,“它可乖了,既不拆家,也会自己上厕所。”下班后,“只要把家门一打开,它就探出头迎接我,就像等家人回家一样”。

  日常相处中,波妞的一些小举动也总能让侯晴觉得可爱又温暖。“我的床边有一个三四十厘米的缝隙,波妞从小就睡那儿陪着我。”侯晴说,偶尔晚上睡觉觉得害怕的时候,一想到波妞躺在旁边,就觉得很安心。

  随着波妞的身体日渐长大,缝隙已经装不下它了,可波妞也不换地方,“它是为了陪着我”,侯晴说,“现在,波妞还睡在那个缝隙卡着自己,把身体缩成一团,要么露着肚皮四脚朝天,要么翘着一只脚。”说这话时,她眼里满是宠溺。

  在王露看来,她和秀秀的相遇也是“命中注定”的。2014年,王露初到法国留学,本就有养一只小宠物念头的她,在浏览论坛时偶然看到一个“诚心的领养帖”,同一城市的中国留学生恰好在转手一只“中华田园猫”,王露心动了。

  论坛上的这只小猫,看上去毛茸茸的很可爱,转手价格也可以接受,但考虑到猫龄已经6个月,“已经算是一只成年猫了”,与成年猫培养感情可能不会太容易、小奶猫时期走路踉跄的一些可爱时刻也没办法见证……最重要的是,自己可能未必负担得起它的开销,为它提供好的生活条件,王露有一丝犹豫。

  正在不知如何抉择时,此前一笔早该到账的奖学金突然到账了,突如其来的一笔收入让王露觉得,“冥冥之中有些缘分”,当时就决定,“嗯,是你了”。领养后,根据法语单词“小宝贝”的发音,王露为小猫取了相似发音的中文名字“秀秀”。

  和秀秀的相处一开始就不顺利。领养秀秀后不久,王露脸上就一直脱皮、泛红、起疹子,她第一反应是自己过敏了。去医院化验检查,“结果让人很沮丧,是猫毛过敏”,王露说,“当时我妈担心我会毁容,劝我把猫送走。”

  有过犹豫,但王露无法接受与进入自己生活没多久的秀秀就这样分开,“无法改变猫,只能是我自己努力了。”

  既要留住秀秀,同时又要顾及自己的健康,王露为此做了很多努力。白天出门她就把床具都收起来,尽量不让秀秀接触到自己的东西,平时也尽量少让秀秀进自己的房间,晚上一起睡的习惯也忍痛割掉。还让医生开了一些抗过敏的药。到后来,王露的身体免疫力慢慢提高,过敏情况也逐渐好转,她才松了口气。

  很多年轻人把宠物当成了情感寄托

  很多养宠物的人都觉得,宠物对自己的陪伴、带给自己的温暖是大部分人无法替代的。在他们眼中,能够看着自己的宠物一天天长大,更是有说不出的满足感。比如波妞,侯晴说,刚收养时感觉它比巴掌大不了多少,到现在已经是一只50多斤重的大型犬了,“看着它就很有成就感,感觉自己像个老母亲在带孩子,虽然也会觉得辛苦,但真的很幸福。”

  和侯晴一样,现在很多年轻人把宠物当成了情感寄托。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周宇香表示,“90后、00后大多都是独生子女,从小独处的他们很容易把小动物当成心灵的慰藉。同时,在当前晚婚晚育的情形下,很多独居青年需要将小动物作为自己的情感寄托,而对于有伴侣的人而言,在没有孩子的前提下,两人共同收养的小动物又可以联结、维系两人情感的纽带。”

  四五个月大时,波妞第一次生病,这是侯晴最着急上火的一次。“过一会儿就咳一下,早晚咳得尤其厉害,有时候还会倒吸气,就像人得了咽炎一样”,当时侯晴急坏了,也没有照顾宠物生病的经验,最后只能带它去了医院。

  医生看了半天,开了一些药,“口服的拌到狗粮里,液体状的就用针管给它注射”。就这样照顾了波妞半个月,可它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,侯晴心想不能继续拖着了,转而换了一家医院求诊,折腾了许久,才让波妞痊愈,

  这一次波妞生病的经历让侯晴印象格外深,此后,她对波妞的饮食健康问题更是重视,“就像新手妈妈一样总有一个学习的过程,它陪伴着我,我也要照顾好它。”侯晴说。

  而在养了秀秀之后,王露也学会了一项新技能——帮宠物“接生”。因为住的地方比较偏,周围没有宠物医院,秀秀怀孕后,王露就决定自己来陪伴照顾秀秀。“我提前在网上做了很多功课,只要做好准备,不难产的话,猫咪在家里分娩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。”

  虽然有了各种准备,但秀秀真正分娩时,王露还是各种着急。那天晚上下课回家,她一进门就发现秀秀有些不对劲,“它很少见地钻到了我的被子里,我一摸,发现它身上有点湿,当时它的羊水已经破了。”

  王露立刻把秀秀抱到了提前准备好的箱子里,为了制造一个暖和的环境,甚至还把自己的羊羔绒大衣垫到了箱子里给秀秀保暖。“小猫生产时如果把箱子盖上,可能会更有安全感”,这是先前王露与朋友交流时得到的经验,她也照做了。

  但盖上箱子,王露的心又悬起来了。“总觉得自己看不见不踏实”,所以她时不时就掀起箱子看看里面的状况,“必须要确保分娩是顺利的”。秀秀分娩用了三四个小时,可王露却觉得像三四天一样漫长。

  “当时就体会到了一个外婆的心情,自己的女儿在产房里,但自己却帮不上什么忙”,尤其是听到秀秀发出“呜咽呜咽”的叫声时,“我听着也心疼”。幸运的是,秀秀最终顺利产下了5只小猫。那份喜悦,时至今日,王露还是忘不了。

  回想起在法国与秀秀“同甘共苦”的那段生活,王露很有感触,她见证了秀秀第一次当母亲的经历,秀秀也见证了她在法国的所有重要时刻,“甚至父母缺席的时候,它都在,独自在外那几年,是它陪我走过的。”

  波妞一直都养在侯晴身边,今年年初,由于要回家过年,无法带走波妞,侯晴第一次不得不和波妞长时间分别。为了确保分别的日子里,波妞不会受到一丁点委屈,侯晴多方打听寄主,几番比较,最后才确定了一家私人寄养家庭,“我从来没把波妞当狗狗,它就是我的孩子”,费再大周折也值得。

  虽然之前朋友的狗也在这家寄养家庭寄养过,但侯晴优先考虑的还是波妞的感受,为此,在正式寄养前,她先带波妞去体验了一番。“过去之后,发现波妞还是挺开心的,和那里寄养的其它狗狗也玩得很开心,相当于去那边有朋友了一样。”

  在寄养的一个月里,侯晴每天都能定时收到波妞的视频,“从笼子里放出来、吃饭、拉粑粑、出去溜一圈,这些都有。”除此之外,只要有空,她还会与收养波妞的人视频通话,远程看看波妞,顺便了解它的近况,“最近吃饭怎么样、和其它狗狗相处怎么样、乖不乖……”

  寄养结束后,本以为波妞会对自己有些生疏,侯晴设想了多种方式去拉近和波妞的距离。但一见到面,她的忧虑就彻底打消了。在朋友放开狗链的那一瞬间,“波妞迅速向我扑过来,往我身上跳,让我抱它,像极了久别重逢的亲人。”侯晴说。

  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 张均斌 实习生 张雅婕 来源:中国青年报